和2018年不太一样,今年的冬天过的似乎异常漫长。下游主机厂与电池企业产量一减再减,传导到上游原材料厂家,不得不在年前降价出货。 尽管行业在11月出了些许利好消息——外资车企纷纷更新电动化规划,正式转入电动化发展轨道,同时将加大对中国新能源市场战略的布局;此外,最新发布的《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(2021-2035年)》征求意见稿,里面提到2025年新能源汽车销量占当年汽车总销量25%(按2018年汽车行业年销量2800万辆计算,约700万辆),也表明国家坚定发展新能源汽车的决心未变,但对于国内现货市场来说,比起重燃对行业未来发展的希望,如何度过当前的“至暗时刻”更为重要。 碳酸锂价格触底仍需时日 今年前两个季度碳酸锂价格均保持着相对平稳的状态,一方面是因为年初青海地区及部分锂辉石生产大厂产量收紧,同时由于供应端矿石冶炼工艺受限,新产能释放不及预期;另一方面则是由于新能源汽车“抢装”,中下游采购量增加。甚至在五月,碳酸锂价格出现小幅上调的现象。 但随着2019年6月新能源补贴过渡期结束,下游需求迅速弱化,全产业链都提前进入“冬季”,碳酸锂也不例外。下半年电池级碳酸锂市场成交价格一路下跌,并于10月中旬跌破6万,于本月跌破5万。工业级碳酸锂本月也已出现低于4万的价格。

此轮碳酸锂价格下跌从基本面来看,仍是“供过于求”的大背景下,需求急速弱化导致的。然而,在当前碳酸锂价格不断逼近企业盈亏平衡点之时,未来其价格走势将如何,SMM认为还需关注以下几方面:

1、青海地区投产进度

2018年,国内碳酸锂生产总量共12.1万吨,其中盐湖碳酸锂产量占比24.8%。随着五矿盐湖、兴华锂业、藏格锂业的建成投产,2019年国内盐湖碳酸锂产量同比增加17.5%。但由于国内云母碳酸锂2019年产量大增174%,使得盐湖碳酸锂产量占比略降至22.7%。 当前国内青海盐湖企业包括蓝科锂业、青海锂业、五矿盐湖等在内的多家企业年产量均超过5000吨,国内盐湖企业提锂技术已相对成熟。目前由于大部分盐湖企业生产工艺仍无法直接产出电池级碳酸锂,故盐湖碳酸锂多用于锰酸锂与磷酸铁锂。但由于盐湖生产成本相较于锂辉石仍有较大的优势,在工业级碳酸锂与电池级碳酸锂价差在8000元以上时,提纯企业仍有不错的利润空间。 此外,往年四季度时,盐湖碳酸锂产量通常会受到天气影响略有减少,叠加“抢装”需求增加,对价格有一定支撑作用。但据盐湖企业向SMM表示,随着工艺及厂房设计的改进,季节因素对于生产的影响已可忽略不计。 2020年,盐湖地区仅蓝科锂业有明确扩产计划,但由于市场当前需求不佳,具体投产时间仍未定。其余企业均处于产能爬坡过程中。若以下企业均顺利达产,市场新增碳酸锂供应会增加约4.6万吨。

2、云母提锂的成本变化 此前碳酸锂价格高涨,4%品位的云母精矿售价在2000元/吨左右。同时,由于锂云母精矿中含有钅如、钅色、钾、钠等多种元素,前端处理工序相比于锂辉石更多,加工成本更高,且此前企业技术发展初期,无法直接生产电池级碳酸锂,故云母提锂并无明显优势。 然而,随着2018年碳酸锂价格一路走低,云母精矿的售价逐渐下滑至当前950-1000元/吨左右。此外,云母提锂技术也有一定突破,未来的主流工艺趋势是硫酸盐焙烧法,一步沉锂到电池级碳酸锂,加工成本有明显下降。 据SMM了解,本月初,江西地区已率先调低电池级碳酸锂价格,且已通过部分正极材料企业试样。若“一步法”工艺趋于成熟,同时云母企业能有效处理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副产品,成本进一步降低后,或将对碳酸锂供应格局及价格产生较大影响。

3、碳酸锂进出口结构变化及价格

2019年1-10月中国碳酸锂进口量及均价 自2019年5月起,国内碳酸锂进口呈异常值,增速迅猛。据SMM了解,主要是来自智利和韩国的碳酸锂进口增多。韩国进口增长我们推测是外企在韩国的订单被毁约,转销中国。而从智利进口的碳酸锂,并未完全被正极材料下游消费及经销商提走,部分仍以库存形式存在于第三方仓库。一方面反映出全球碳酸锂均处于“供过于求”局面;另一方面,由于日韩当前以6系材料为主,需求结构或以氢氧化锂为趋势,未来碳酸锂需求市场主要集中于国内。 SQM在三季度电话会议中表示,当前其销售至中国的锂盐占比20-25%,明年中国市场销量的占比将提升。 如若碳酸锂进口量进一步增加,而盐湖碳酸锂成本较国内矿石碳酸锂有显著优势,若进口碳酸锂利用成本优势采用低价策略出货,将对后市国内碳酸锂价格造成进一步压力,或将加速国内过剩冶炼产能出清速度。

4、库存消耗进度 (库存计算以2018年1月为开始时间)

2018年,由于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量同比增加55.3%,产业链各环节需求增速较快,碳酸锂基本处于供应略微过剩的水平(2个月以内),同时随着青海盐湖进入冬季后检修减产,今年一季度碳酸锂库存水平甚至略有下降,此现象也直接反映至当时的价格变化中。 但随着6月补贴过渡期结束,下游需求骤降,同时随着下半年多家冶炼厂产能释放,碳酸锂供应增加,叠加进口碳酸锂数量增多,行业库存压力剧增。SMM预计,截止到2019年12月,碳酸锂累计库存或达4.1万吨(约3个月左右)。 据SMM跟踪调研,随着碳酸锂成交价一路走低,当前江西地区已有冶炼企业出现减停产现象。同时,有锂辉石碳酸锂生产企业表示,一旦主流成交价格跌破5万元/吨后,或将考虑减产。 SMM认为,碳酸锂价格在春节前仍有下跌空间,电池级碳酸锂12月均价或降至51000元/吨。一是在当前下游需求零星的情况下,年前部分企业为了降低库存水平,回笼资金,或不得已降价出货;二是新进企业也可能选择主动降价方式扩大市场份额。当前行业库存水平处于高位,若中短期内上游企业无明显减产计划,下游需求也无明显好转的情况下,价格或长期横亘在底部。在此过程中,库存压力相对更大的电池级碳酸锂或是主动降价的一方,而工业级碳酸锂由于下游锰酸锂及磷酸铁锂需求相对稳定,处于被动跟跌的位置。除了部分已经突破成本线的企业之外,提纯企业则会因为电碳与工碳之间价差缩小,利润空间被挤压,或将最先选择减停产。